企业形象宣传片

媒体关注

《人民日报》这篇采访里,常振明为何提到这两家企业?

2016-03-21

中信重工开诚智能特种机器人研制基地

创新仅仅是小微企业的专利吗?

 

这显然是个伪命题。日前,全国政协委员、中信集团董事长常振明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的回答是:“不论企业规模大小,也不论企业性质公有还是私营,都离不开创新。”

 

如其所言,中信旗下多家企业已成为开展“双创”的大企业样本。

 


中信重工制造安装的世界最先进的18500吨自由锻造油压机组

 

中信重工,中国最大的重型装备制造企业之一,积极推进“双创”,建立了以1个劳模工作室、5个大工匠工作站、16个首席员工创新工作站为代表的工人创客群,2013年以来中信重工的新产品对盈利贡献率已经达到了70%。去年,他们通过收购唐山开诚机器人业务,搭建了完整的无人矿山和智能矿山体系。李克强总理更是三次前往考察,标兵作用不言而喻。



特种钢板生产线


中信特钢,全球规模最大的特钢生产企业,以关键技术开发作支撑,紧紧瞄准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开发能源用钢、超纯净轴承钢、汽车关键部件用钢、新一代海洋系泊链等前沿品种,生产了大量“唯一”、“第一”产品,近两年的新产品量接近销售总量的15%。

 

而中信重工和中信特钢这些成绩的取得,实则离不开母集团“创新”的文化基因。

用常振明的话讲,在创新中发展壮大的中信集团,创造了很多业务和商业模式的“第一”,比如第一家开展租赁业务,第一家在海外大规模投资,第一家企业创办银行,第一家发射商业卫星等等。

 


合金钢棒材生产线

 

但他同时强调,当前的“双创”工作还有缺口,需从体制机制上解决创新的动力问题。

 

“过往历史也表明,如果不触及体制机制、不把政策与个人的利益结合起来,改革就很难有实质性的突破和成果。” 

 

附采访问答内容:

 

记者:实施创新驱动战略,对适应和引领新常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有哪些重要意义?

 

常振明:中信一直是在创新中发展的,从诞生之日起就是改革开放的窗口,创造了很多业务和商业模式的“第一”,比如第一家开展租赁业务,第一家在海外大规模投资,第一家企业创办银行,第一家发射商业卫星等等。正是这些持续的创新,驱动了中信30多年的快速发展,成长为中国一家金融与产业并举的国际化综合性企业集团。

 

因此,我们深信,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是供给侧改革的关键抓手。应对挑战就要改革,改革就要创新,这样才能实现中国从依靠要素投入为主的发展模式向以提高全要素生产率为主的发展模式转变,化解产业层次低、发展不平衡和资源环境约束增强等矛盾,构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当前,新一轮科技革命正在孕育,产业变革蓄势待发,通过创新可以把握新的战略机遇,抢占新经济和科技发展的战略制高点,形成发展新优势。

 

记者:您认为目前“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战略实施情况如何?还有哪些体制机制问题阻碍了“双创”的推进?

 

常振明:“双创”对于推动经济结构调整、打造发展新引擎、走创新驱动发展道路具有重要意义,政府通过各种简政放权、财税金融改革等市场化举措,积极推进“双创”工作。这一工作已深入人心,激发起全社会创新创业的热情和能量,新的市场主体快速增加,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对经济增长起到了支撑作用。

 

“双创”要发挥更大效应,还需要机制和体制上的支持与配套。比如创新活动尤其是高新技术领域,需要的是试错机制、容错机制,需要建立与创新主体利益挂钩的市场化激励机制,从制度上解决创新的动力问题。过往历史也表明,如果不触及体制机制、不把政策与个人的利益结合起来,改革就很难有实质性的突破和成果。

 

这次政府工作报告强调要推进股权多元化改革,开展市场化选聘经营者、职业经理人制度、混合所有制、员工持股等试点,正是要通过机制体制改革,来最大程度地解放市场主体和创新主体的活力和潜能。

 

记者:有观点认为,创新主要是小企业和服务业的事情?您认为大企业在创新驱动中处在什么样的地位,应该有哪些作为?

 

常振明:创新不是小微企业的专利,大企业一样需要创新,而且完全能够在创新发展中发挥骨干和表率作用。

 

以中信集团的制造板块为例。中信泰富特钢是全球最大的特钢生产企业。虽然去年行业不景气,公司依然保持很强盈利,位居行业第一。这得益于他们持续创新,走高端精品路线,以关键技术开发作支撑,紧紧瞄准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大力开发能源用钢、超纯净轴承钢、汽车关键部件用钢、新一代海洋系泊链、高端工模具钢等前沿品种,生产了大量“唯一”、“第一”产品,近两年的新产品量接近销售总量的15%,并连续多年实现了“年淘汰效益差、档次偏低的产品比例不少于总量的10%”的目标。


此外,中信重工是中国最大的重型装备制造企业之一,现在通过创新和转型,正在成长为一家高科技型的智能制造企业。他们研发的重载大功率变频传动控制产品打破了西门子和ABB等西方企业在该领域的长期技术垄断,他们通过收购河北唐山开诚机器人企业,搭建了完整的无人矿山和智能矿山体系。他们在大企业“双创”方面做了积极的探索和实践,建立了18个首席技术专家领衔的技术创客群和以1个劳模工作室、5个大工匠工作室、16个首席员工创新工作站为代表的22个工人创客群,直接参与者超过800人,影响带动了1000名技术人员和4000名一线工人创新创效。5个大工匠工作站2015年取得技术创新成果98项,创效1586万元。2013年以来中信重工的新产品贡献率已经超过了70%。


李克强总理考察中信重工双创工作时曾指出:“你们以开展创客群活动推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促进了企业转型升级。你们的实践证明,双创不仅是小企业或者小微企业的生存发展之路,也是大企业的繁荣兴盛之道。”

 

记者:有观点认为,在我国创新的主体是非公有制经济?您如何看待国有企业在创新驱动中的作用?国企应该如何推进供给侧改革、实施创新驱动战略?

 

常振明:创新不论企业规模大小,也不论企业性质公有还是私营。创新是任何企业生存发展的基本路径。国企在技术创新方面具有较深厚的人才积累和资源优势,有能力在创新驱动中发挥骨干作用。

 

国企推进供给侧改革的任务很迫切,因为不少企业面临着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的艰巨任务。要解决这些问题,要求企业从商业模式上做出积极的调整,寻求新的发展动能和空间。

 

过去不少国企的商业模式注重大规模生产,强调规模效应,但现在要转变到依靠技术创新、增加产品质量和品种,注重产品附加值,通过定制化生产满足客户和市场多元化需求的商业模式上。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应用和发展,为企业转变商业模式提供了很好的机会和手段。

 

从深层次上说,商业模式的调整离不开体制和机制的转变。去年8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这是新时期指导和推进国有企业改革的纲领性文件。但是考虑到各家企业的经营发展实际差别较大,所处历史阶段、竞争环境和商业模式不同,改革还需要因司施策,即在国企改革的总体方向和原则下,各家企业根据自身经营实际制定改革方案,并确定新的商业模式。

 

(本次采访的部分内容刊发于3月13日的《人民日报》)

(《财经》微信公众号)